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希腊再救赎私人部门或介入援助-中国地震台网速报

外汇开户

  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称“IMF”)和欧洲央行“三驾马车”6月3日结束对希腊为期将近一个月的财政评估,并就经济援助达成一项新的协议。

  然而,分析人士认为,更多救助只能为希腊“买来更多时间”,却无法真正改变希腊的偿债能力。

  此外,欧盟财长还讨论了对希腊的新一轮救助计划,从而避免希腊债务违约。据悉,这项计划或将以“维也纳模式”进行,即允许私人债权人以某种形式自愿延长债务期限。

  “三驾马车”再伸援手

  希腊经济和财政部6月3日发表声明称,欧盟委员会、IMF和欧洲央行当天结束了对希腊政府减赤方案的评估,各方对希腊财政状况近一个月的调查已经有了“积极的”结论。

  这一调查结果对希腊在近几周内能否顺利获得欧盟和IMF在去年承诺的1100亿欧元援助项目的第二批贷款(120亿欧元)至关重要。

  欧债危机于去年爆发,欧盟和IMF于去年5月与希腊政府达成协议,分批提供1100亿欧元的贷款,帮助希腊应对债务危机。而作为获得贷款的条件,希腊政府必须削减赤字、增加收入。

  多方谈判对希腊去年接受援助贷款后经济改革措施的执行情况作出了评估,以及讨论了2012年至2015年间贷款项目需要实施的额外措施。

中国地震台网速报  希腊财政部长在上周五的声明中指出,谈判还对希腊实施私有化项目以获取现金融资,以及在今年之内采取更多措施确保达成预算赤字削减目标,并对希腊经济进行结构性重组的过程进行了讨论。声明强调,这些措施的详细文本还有待“在未来几天”最终形成,并将在获得内阁批准后提交议会审查。

  为获“三驾马车”的认可,避免债务违约,希腊政府6月1日曾宣布,将在2012年至2015年间对75家国营公司进行改革,视企业情况决定是否关停并转,以减少27亿欧元开支。希腊还计划大幅削减公共开支,同时推行针对国有企业的私有化方案,以此在4年内融资500亿欧元。
  作为获得新一轮援助贷款的重要条件,希腊政府更加严厉的财政紧缩措施也遭到了希腊国内民众的抗议。

  新一轮援助或涉私人投资者

  120亿欧元仍然是杯水车薪。事实上,目前的悬念主要集中在希腊是否能得到新一轮援助资金、救助规模将有多大以及救助的具体形式和条款。新一轮援助计划是指除了去年同意提供给希腊的1110亿欧元援助之外的援助计划。

  据《华尔街日报》6月6日报道称,欧元区高级官员们上周六表示,欧元区政府已就希腊新救助计划达成临时协议,该计划可能需要私营部门出资300亿欧元。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首相容克表示,他预期欧元区成员国会同意向希腊提供新一轮援助。

  不过,德国《明镜》周刊近日报道称,预计希腊将需要额外600亿欧元至700亿欧元(合870亿美元至1020亿美元)的“进一步”援助。报道称消息来源于德国财政部、欧洲央行以及IMF的官员。

  值得注意的是,容克指出,这一次将允许私人债权人以某种形式“自愿”参加救助希腊。

  欧元区政府将要求希腊的私营部门债权人将即将到期的债务置换为更长期的债务。

  德国财政部副部长Joerg Asmussen也曾表示,对希腊提供的新援助计划将包括私营部门债权人所提供的援助。

  欧元集团和希腊最初的想法是延期偿还债务,但欧洲中央银行断然否定了这一可能,担心债务延期会被视为“债务重组”。欧洲央行宁愿包括银行在内的欧洲投资人继续承担希腊的债务风险。

  欧盟官员还称,欧元区政府将借助去年6月建立的4400亿欧元“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向希腊提供新的援助贷款,但可能附加一项条件,要求银行、退休基金和其他持有希腊债务的投资者置换债务。

  一些官员认为,私人部门投资者将有强烈的参与动机,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希腊债务将出现违约,到时的损失将更为惨重。

  据悉,新救助计划如能在6月20的部长会议上获得批准,债务置换将最早于7月份开始。容克3日表示“需要与投资人进行协商”。

  “维也纳模式”前车之鉴

  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委员奥利·雷恩表示,债务重组不是解决问题的选项,他建议希腊一方面借鉴比利时依靠出售国有资产削减财政赤字和债务的方法,一方面采用“维也纳模式”获得债权银行的支持。

  所谓“维也纳模式”,是指2009年IMF在救助匈牙利、罗马尼亚、拉脱维亚和塞尔维亚等中东欧国家时采用的模式。在这一模式下,债权银行以自愿的方式选择继续持有和买入负债国债券,延长偿债日期,但不要求额外的风险溢价。这一方式的结果证明效果显著,这种自愿延期方式,并没有触发债务灾难。

  “欧洲央行对于债务延期或者重组的坚决反对似乎已经让当前的讨论转变为鼓励私人投资者,尤其是银行,来延展他们所持有的希腊债券。”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丹尼埃尔·安托努奇在6月3日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前车之鉴就是所谓的‘维也纳模式’。”

  安托努奇认为,目前的问题仍是能否有足够的激励机制使得银行能接受这一安排。然而,将私人部门投资者加入到对希腊的新一轮救助计划中来,将有助于确保新的贷款在一些核心国家国会获得通过。

  不过,经济学家仍指出,即便希腊可以摆脱即将出现的流动性危机,但如果该国的偿债能力无法得到改善,欧元区领导仍面临着为希腊提供更多援助的可能性。

  “当前的措施主要旨在改善希腊的流动性状况,但并不能改善短期内的偿债能力。”安托努奇指出,“长期而言,希腊的偿债能力取决于希腊能否取得足够的经济增长以及该国能否以可承受的利率融资。”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曾经担任克林顿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白利表示:“我看不到希腊最终将如何避免某种形式的违约。很难看出如何避免在未来5年内为此融资。”

  摘自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