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尽快摆脱人民币外升内贬困局|上海迪士尼暂停开放

外汇开户

  当前,中美人民币汇率之争已渐趋缓和。但种种迹象表明,下一阶段,中国将要着重研究人民币在何时升值、升值多少等问题。笔者认为,目前人民币实际上已陷入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困局之中无法自拔。要促进我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就必须尽快摆脱人民币困局。

  对外升值进入恶性循环圈

  按照经济学原理,一国货币对内贬值,在汇率对应国国内购买力平价相对稳定的情况下,该国货币必定对外贬值,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而目前的人民币却处在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困局之中,似乎与上述理论形成悖论。今年以来,中美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较量可谓波澜壮阔,高潮迭起,国内有的学者将其过程形象的分为 “海外黑云压城”、“中美口水战”和“美方消毒”三个阶段,现在正处于第三阶段。我同意这种划分。而第三步走完,是否就意味着人民币该升值了。近期,有关部委牵头协会对劳动密集型行业进行人民币升值压力测试。据机电、轻工、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测试结果显示,人民币升值对于短期内的出口利润有较大影响,如若升值过快,行业利润率在短期内将大幅下滑,部分行业面临亏损。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测算,如人民币在短期内升值3%,家电、汽车、手机等生产企业利润将下降30%至50%,许多议价能力低的中小企业将面临亏损。另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测算,在其他生产要素成本和价格不变的情况下,人民币升值1个百分点,企业利润也就减少1%。看来,人民币升值或者大幅升值,会直接对我国的外贸出口企业形成沉重打击,在当前我国经济已步入平稳较快发展轨道但世界经济复苏还存在不稳定性的情况之下,人民币升值尤其是大幅升值是否可取值得研究。笔者担心,如果迫于外在压力而使人民币大幅升值,可能会严重干扰和影响我国政府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步骤,加大经济发展的风险。

  对内贬值幅度令政府担忧

  目前,我们面对的另一个现实问题是,今年前两个月CPI和PPI的上升幅度很快,尤其是2月份,CPI和PPI分别同比增长2.7%和5.4%,涨幅分别较上月扩大1.2和1.1个百分点。物价超预期上涨,进一步加大了通胀预期和通胀压力。通胀压力增大就是人民币对内贬值压力增大。

  我国政府尤其是央行对此问题高度重视。今年以来,曾两度调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连续发行央行票据以及启动正回购等,目前,市场又对央行加息政策预期强烈,有的专家学者也建言央行尽快加息,以解决通胀预期和通胀压力问题。还有的学者认为,通过人民币升值可以有效解决通胀问题。因为人民币升值可以抑制出口上海迪士尼暂停开放顺差的发展,减少央行强制结汇时对外汇的对冲,从而减少了外汇占款和人民币的发行。同时,政府可以通过人民币加速升值来降低进口价格,进而缓解通胀压力。因此,人民币升值可以减缓经常性账户对我国通胀的压力。<上海迪士尼暂停开放br />
  笔者认为,人民币大幅升值不仅会使我国经济步入恶性循环轨道,而且对于目前以食品价格上升为主要特点的通胀抑制作用更是极其有限。如果今后宏观调控政策果真开始倾向于大幅提高人民币升值速度,可以预见,在短期内这会进一步吸引国际热钱,扩大国内货币供应快速增加,那么,物价水平不但不会回落,反而会加速上涨,而一旦通货膨胀扩散为持续的全面通货膨胀,国内资产价格也将继续泡沫化。这与政府的初衷可谓南辕北辙。

  设法尽快摆脱人民币困局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要想尽快摆脱人民币困局,就应做出相关努力。

  首先,正确认识人民币升值。2005年至今,人民币兑美元已升值20%。近几年的实践表明,宏观经济增长才是人民币升值的根本动因。目前,由于我国宏观经济增长预期被普遍看好,再加上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人民币相对美元的内在价值大大提升,从而积累了升值需求。另外,近期美元的极度疲软也促使人民币被动升值。由此可见,人民币升值与否,完全是由市场因素自发决定的,不是也不可能由所谓外在压力驱使。

  其次,积极提高资源使用效率。通过提高资源使用效率无疑是抑制通胀的可行之举。为此,政府可以动用外汇储备补贴那些不断提高生产技术和资源使用效率的企业,积极支持那些低碳经济产业和战略性产业的发展的企业,这样,既可以鼓励企业不断提高资源使用效率,还可以缓解央行的外汇储备压力,更重要的是这样可以防止人民币加速升值所导致的外汇储备缩水。

  再次,加大经济结构调整力度。可以说,经济结构调整是摆脱人民币困局的根本。当前,调整的核心在于打破“垄断”,让资源配置的权利回归市场,让产业结构更加协调和合理。这样,资源自然会在贸易部门和非贸易部门之间均衡流动,由此可创造出更旺盛的就业需求,财富也可以真正实现从政府和国有垄断部门流向家庭部门,从而解决不利于和谐社会的收入差距问题和提供社会保障体系,减少恐慌性和过度防御性储蓄。一旦储蓄率下降和消费增加,经济结构将不再失衡,人民币升值以及通胀压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要摆脱人民币外升内贬困局,要积极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借此来抑制通胀。同时,要加大经济结构调整力度。可以说,经济结构调整是摆脱人民币困局的根本。当前,调整的核心在于打破“垄断”,让资源配置的权利回归市场,只有财富真正实现从政府和国有垄断部门流向家庭部门,才能解决收入差距和社会保障问题。消费增加,经济结构将不再失衡,人民币升值以及通胀压力问题也就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