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美债“无近忧有远虑” 违约风险需长期关注-国际金融报

外汇开户

  多位专家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美国国债近期不会爆发违约风险,但中国必须关注其长期投资风险。中国外汇管理局20日发布的“外汇储备热点问答”再次强调,我国外汇储备的性质决定其要按照安全、流动、增值的原则进行经营管理,安全是首要原则。同时,“多元化一直以来是外汇储备的主要经营原则之一。”专家表示,中国外储投资的多元化进程必须加快,外汇储备管理体制亟待调整,需要意识到“由民用汇”的重要性。

 

  美债违约风险需长期关注

  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598亿美元,较4月底增持73亿美元。作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中国于5月份连续第二个月增持美国国债。

  目前,美国国债法定上限上调的谈判仍在继续国际金融报。但惠誉、穆迪等多家评级机构表示,如果“大限之日”法定上限仍未上调,将下调美国国债评级。业内人士表示,美国政府财政赤字正持续攀升,却没有采取实质性措施来扭转这一趋势。因此,无论美国债务规模提高与否,其实际偿债能力都将受损。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表示,目前来看,美国国债法定上限上调是必然的,且美国国债短期内不会爆发违约风险。但从长期来看,美元已渐显贬值趋势。

  夏斌指出,尽管今后二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美元霸权”地位仍难以撼动,但从历史看,美国为维护其利益往往不顾他国利益,总是不断以美元升值、贬值的更替政策,来转移、化解本国内在的经济矛盾与问题。如果我国长期持有巨额的美元储备,不能低估其贬值的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综合研究室主国际金融报任陈道富认为,短期来看,美国国债违约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如果美国国债大规模违约,那么之前的经济刺激政策将前功尽弃,并引发一连串的“危险”,包括对宏观经济的冲击,金融市场的动荡,甚至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安全。长期来看,美国债务危机是需要中国长期关注的。“因为现在就违约,他的成本很高,但是未来不排除美方一意孤行的可能。”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原副司长陈炳才表示,美国违约的概率不大。目前美国国债不存在信用违约问题,只是会引起市场的波动。“美国国内一定会有应对方案,或是把债务提高,或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否则政府的正常运转难以维持。”而且,即使8月2日美国方面仍然没有上调国债法定上限,美元也不至于一泻千里,因为目前美元在全球范围内还是不可替代的。

 

  “由民用汇”是关键

  截至2011年6月底,我国外汇储备达31974.91亿美元。夏斌认为,巨额外汇储备投资的多元化进程必须加快。改变我国目前外汇储备官方为主的结构,发展与丰富国内金融市场,“藏汇于民”、“由民用汇”,应是修正我国外汇管理原则和寻求战略性利益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重大政策问题。

  夏斌指出,经历多年市场化历练的民间投资力量,在用汇收益方面并不亚于官方。“而且,这一历史性的一步,是早晚必须迈出去的。”同时,“由民用汇”既有利于国内货币供求平衡和国际收支平衡,又有利于减轻国家集中承担风险。

  陈道富指出,我国外储投资需要积极运用,更需要多元化运用。而多元化投资渠道,应该包括金融资产和实物资产两种。“不仅是投资币种的多元化,无论是美元、欧元、还是日元,都局限在金融资产。”而就长期来看,中国需要考虑实物资产投资的多元化,包括现在的石油储备、各种资源的股权、以及各种中国急需的进口产品等方面。

  陈道富认为,为了避免某些国际上的不利舆论,相关部门需要积极推动“由民用汇”,由中国的民间资本、民营企业、家庭个人等来运用外汇,“我们需要增加某些商品的进口,不一定要通过官方渠道。”他认为,“由民用汇”既是外储投资多元化的需要,更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型的需求。

 

  结构调整减压力

  夏斌认为,中国外汇储备管理体制调整势在必行。他建议,相关部门应尽快成立国家海外资源投资委员会,以“服务于国家可持续发展目标,获取战略性利益”为目的来运用我国的外汇储备。他指出,根据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应将外汇储备的管理结构进一步划分为流动性管理和收益性管理两部分。流动性管理部分仍由外管局直接管理;收益性管理部分,可成立专门的管理机构,或委托现有的金融机构对外投资,提高投资收益,克服政府直接投资的局限。

  陈炳才表示,目前我们的外汇储备运用,仍旧是一种传统的储蓄观念,按照安全性、盈利性、流通性等原则来投资。外汇储备的结构调整,应该分成投资性和流动性两部分。“假设我们有了投资性的部分,则在国际市场上的投资选择就很大,比如股权投资、大宗商品等。”

  他指出,外汇储备管理体制必须要调整,否则外汇管理局也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同时,我国汇率机制和利率机制也需要改革,如人民币汇率和利率不断趋于均衡水平,境外资金就不会对流入中国境内“趋之若鹜”。

  陈道富认为,长期来看,外汇储备管理体制调整的根本,还是宏观经济结构的调整。他指出,中国外汇储备增长有一定的长期性,未来仍将进一步扩张。因此,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必须逐渐从出口拉动转换为内需为主,否则巨额外储的不断增长是难以避免的。同时,在未来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剧烈、风险增大的情况下,相关部门需要采取一定办法,减少外汇储备的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