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资本外流、强美元、人民币——新兴市场面临的“三杀”局|外汇交易总结

外汇开户

  当波动率低,经济环境可预测,资本自由流动,贸易扩张时,新兴市场股票表现最佳。

  然而,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可能。

  麦格理商品和全球市场亚洲策略主管Viktor Shvets认为,土耳其危机现在可能只是引爆新兴市场的导火索,资本外流、强美元和人民币贬值的组合,才是对新兴市场的致命一击。

  美元强势抽走流动性

  Viktor Shvets称,一方面,近年来美国、土耳其、波兰、匈牙利、意大利、菲律宾和印度等国家集体“右转”拥抱保守主义,导致国际贸易变得越来越脆弱。

  与此同时,多国央行正在推动的紧缩政策,使全球秩序更加恶化。美联储抽取流动性和提高融资成本的政策,加剧了保护主义和贸易战导致的冲突。而且,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现在也不情愿拖延紧缩的步伐。

  美联储的鹰派政策正在推动美元持续走强。

  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经累计加息7次,今年已经分别在3月和6月加息。市场预期美联储还将在9月和12月各加息一次,Grant Thornton首席经济学家Diane Swonk表示,9月加息的可能性“几乎有95%”。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为1.75%至2.00%。

  此外,华尔街见闻曾在主编精选文章《土耳其仅是“客串”一场巨变正悄然撑起强美元》提到,由于成员国政治动荡,欧美利差短期内无法缩窄,占美元指数近60%的欧元的疲软,将为美元至少在短中期内提供强劲的支撑;而今年一季度以来FDI持续回流美国,则是支撑美元长期持续走强的另一个重要因素(高盛预计,美国公司海外可汇回资金超过3万亿美元)。

  随着美联储渐进加息,FDI持续回流美国,美元指数今年2月以来步入稳定的上行轨道,2月至今累计涨幅超过8%,近日稳稳站在96上方。

  美元指数走强,对于那些经常账户赤字规模巨大,银行系统严重依赖国外资本的国家,例如土耳其(外国贷款占其银行资产的40%),美元继续走强意味着外汇交易总结汇率崩盘,资本流出,流动性枯竭,债务面临违约风险。

  人民币贬值挤压出口

  美元持续走强的同时,新兴市场还面临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货币的下行造成的压力,遭遇了美元上涨和人民币贬值的两头夹击。

  今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走低,4月至今累计跌幅近10%。

  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Kit Juckes说,“人民币贬值的风险对每一个国家都一样,但是距离中国越近的国家,所受到的汇率风险越大。”

  作为全球产业链的一部分,东南亚国家相当于全球工厂的角色,大部分国家都是出口导向性的经济体系。当人民币贬值时,中国的出口竞争力将会挤压其他国家出口,邻国被迫选择竞争性贬值来保护当地出口产业,但这又可能导致资本外流,国内通胀加剧。

  以越南为例。报道,人民币贬值给越南央行带来巨大的压力,越南盾在过去两周内稳步逼近其每日3%交易区间的下线。越南央行今年的官方利率已经下跌1.1%,市场利率下跌2.7%,越南盾和美元之间的利率逼近倒挂。

  从2015年的表现来看,“8.11汇改”后,人民币大幅下跌后一个交易日,越南放开了每日交易区间,直至当年年末,越南盾追随人民币贬值3%,人民币则贬值4.5%,市场利率下跌5.1%。当前,越南盾的价格仍旧大幅高于其邻国水平,因此,如果人民币恢复下跌,那么越南盾有可能进一步贬值。

  这种情况下,越南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最终可能将被迫屈服于美元。据《西贡时报》报道,7月份短短一周时间内,越南央行便向银行出售了20亿美元,按照当前速度,去年累积的120亿美元将很快消耗殆尽。

  国内通胀也是货币贬值的一大风险因素。越南作为东南亚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进口占GDP比重已经达到了差不多100%的程度,因此对汇率影响更加敏感。

  据汇丰银行测算,越南盾每贬值1%,国内通胀就上升0.25%,当前越南国内通胀率已经高于4%的央行目标了。未来,越南国家银行很大概率将被迫升息,就像印尼和菲律宾一样。

  如今随着美联储加息,如果一味的贬值将会使得利率倒挂,引发资本外流和通胀,这对新兴国家来说是一种致命打击,而如果选择加息稳汇率,则经济和出口会遭受重创。因此,许多新兴市场国家都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会传染的土耳其危机

  两强夹击下,土耳其先爆了。

  Viktor Shvets表示,土耳其现在是新兴市场危机的引爆点,但土耳其可能只是危机触发器,如希腊一样,风险并不是它自身的债务,而是危机会向其他新兴市场传染。

  经济管理不善(双赤字占GDP的9%左右,而通货膨胀率约为15%),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政治强人”对峙,使得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贬值达到闻所未闻的7:1的水平。

  由于资本大量外流,土耳其极有可能实施资本管制,出现债务违约,以及对央行政策、资本流动和商业进行更大干扰。面对岌岌可危的金融局势,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上周日威胁动用“B计划”和“C计划”。外界猜测,“B计划”指的是资本管制,阻止资本外流;“C计划”指的是没收黄金和美元。

  更令人担忧的是,土耳其危机会传染给全球其他市场。上周五里拉崩盘,由于欧元区银行大量借款给土耳其,导致欧元急挫,拖累非美元货币全线重挫,引爆全球外汇市场。

  通常,危机降临时,最弱的国家(例如南非)首当其冲。对亚洲的好消息是,风险更大的国家(印尼、马尔代夫、菲律宾和印度)目前处在更为有利的位置。去年一整年的美元贬值给新兴市场国家增加了不少外汇储备外汇交易总结,抗风险能力有所加强。

  可是,通过外汇储备来对抗资本外流并不是明智之举,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还是需要通过加息来抑制和美国利差的缩窄。

  但加息的举措可能是无济于事的,贸易摩擦、流动性减少、美元走强、人民币贬值的致命组合,波及的范围可能远不止土耳其和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