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土耳其里拉今年贬值35% 因介入欧亚非多处周边冲突,外汇投资论坛

外汇开户

  土耳其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四处开花”,吓坏了国际投资人。

  自10月26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跌破8.0的心理关口后,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的势头并没有收住,截至北京时间28日15时,土耳其里拉已经贬至8.24。

  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已经贬值超过了35%,从表面来看,此轮贬值原因是土耳其央行维持利率不变,一反外界预期。

  而就其深层次原因,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表示,土耳其经济增长乏力,并受到疫情冲击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的持续影响。

  经济前景堪忧

  这一波新的贬值潮始于10月22日,当天晚间土耳其央行意外宣布,维持基准利率在10.25%不变。

  外界原本纷纷预计,面对高通胀和央行外汇储备枯竭的担忧,土耳其央行会把政策利率上调175个基点至12%。拒绝加息导致了土耳其里拉波动加剧。

  而土耳其央行的解释是:央行将继续采取流动性措施,直到通胀前景出现明显改善。并将根据基本通胀趋势的指标来决定货币立场,以确保通缩进程的持续。

  “我们是一个不喜欢利率的国家,除非已经别无选择,否则不会加息。”一家土耳其银行的财政部门人士此前表示。

  不过即便土耳其央行上调基准利率,恐怕也无法阻止土耳其里拉的进一步贬值。土耳其央行在9月底刚刚将基准利率上调了200个基点,达到现在的10.25%。这是土耳其自2018年货币危机以来作出的首次加息决定。不过,自那以后,里拉还是一路下滑。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土耳其国内经济今年面临严峻考验。旅游业是其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和外汇重要来源,2019年吸引了近5200万人次国外游客,创造了345亿美元收入。今年上半年,入境土耳其的外国游客只有450万人次,同比锐减75%,外汇收入大幅减少。今年以来土央行外汇总储备量已下降超一半,仅剩不到470亿美元,为多年来最低。

  而雪上加霜的是,土耳其疫情防控没有好转,持续升温。随着天气转冷,民众聚会逐渐改到室内进行,未能遵守防疫规定,风险大增。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馆在当地时间10月27日再次发布提醒,鉴于近期土耳其疫情形势严峻,请旅土中国公民做好疫情防护。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表示,在疫情冲击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的影响下,未来土耳其经济复苏和反弹的难度较大,将表现出很大的不确定性和波动性。虽然土耳其政府比较乐观,预计今年经济正增长(0.3%),明年将增长2%以上,但外界普遍预计其经济将衰退。

  他表示,从内部来看土耳其经济增长动能不足,疫情持续扩散,对旅游业、服务业等冲击很大,政府债务在上升,缓解经济困难的措施效果并不理想,已经公布的明年政府预算赤字也没有明显增加。

  而从外部来看,邹志强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缘政治困境能否解决或缓解,提升市场信心和稳定里拉汇率,周边地缘政治紧张和外交关系的缓解,将对经济产生直接的积极影响,特别是与欧洲的关系。

  地缘政治危机

  邹志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土耳其强势介入周边多个热点问题而导致的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引发市场担忧并影响外资流入,这对土耳其经济来说是一个重大因素。”

  10月27日,法国贸易部部长表示,欧盟应对土耳其采取更多的强硬措施。当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发推特表示,欧盟与法国站在一起,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的立场。

  马克龙近期有关伊斯兰教的言论以及争议宗教漫画问题引发多个穆斯林国家的抗议。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一马当先,多次直接对此进行抨击,先是在24日称马克龙需要“做精神检查”,在26日又呼吁本国民众不要购买法国商品。

  其实土耳其与法国的激烈对撞并不是从漫画事件开始的。马克龙在9月10日呼吁欧洲国家对土耳其“不可接受”的行为展现一致立场,引发土耳其政府指责。

  马克龙所述“不可接受”的行为,是指土耳其近期派船只在东地中海与希腊和塞浦路斯有争议海域勘探天然气和石油。法国力挺希腊和塞浦路斯,东地中海油气开采权争端加剧了土耳其与欧洲国家的紧张关系。

  针对整个地中海区域,土耳其近年也是动作频频,最早以保护边境安全为由越境打击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然后通过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干涉利比亚内政。土耳其这些举动的目的在于扩大自身影响力,以获取地中海海域的资源和在地区事务上的更多话语权。

  在地中海问题尚未平息之际,土耳其还在亚洲新开发了一条战线。9月末,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卡地区争端爆发战争,而阿塞拜疆方面受到了土耳其的支持。埃尔多安9月28日公开力挺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表示,土耳其战机进入其境内,对亚美尼亚的目标进行袭击。

  土耳其为何近来动作频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邹志强认为,总体来说,土耳其积极介入周边热点冲突是其近年来强势外交政策的延续,致力于谋求地缘政治利益与塑造大国地位,而内部挑战和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上升推动埃尔多安政府通过对外强势行动获取现实政治收益,并借此塑造与外部大国博弈的新杠杆,增强自身国际地位与话语权。

  邹志强表示,这些周边热点问题,多涉及复杂的领土资源争端和多方利益交错与博弈,并不是土耳其一方能够单独决定的,且往往超出了土耳其的国力和控制能力,前景及其后果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使之深陷多重国际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