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恐慌!全球市场突然大跌 “元凶”或不只是特朗普……,中国汽车市场

外汇开户

  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

  真的可以去了,里拉是土耳其的货币,目前暴跌。

  年初兑换美元兑换里拉是3.8,上周五最高去到6.8,跌去55%,一半的GDP木有了,崩盘的节奏。

  刚摆脱5月大跌风波的土耳其里拉,如今再度陷入崩盘风波。

  在美国关税威胁之下,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在上周五大跌15%,近4个月跌幅达到38%。与此同时,土耳其货币贬值还带跌了外围股市,恐慌悲观情绪蔓延。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里拉的暴跌?

  8月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土耳其实施制裁,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将经济制裁的矛头对准北约盟友,当日里拉兑美元即跌破5.0心理关口。

  8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重新审理对土耳其的特惠免税待遇,涉及商品价值16.6亿美元,占美国从土耳其进口总额的17.7%,里拉当日再次暴跌。

  美国政府为何要对土耳其多次施压?其中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土耳其拒绝美国释放美籍牧师布伦森的要求。

  今年以来,美国国务院一直在向土耳其施压,要求土耳其释放布伦森,甚至高傲的特朗普总统本人都曾亲自向埃尔多安当面陈情,但被土耳其果断拒绝,致使美国与土耳其之间外交关系恶化。特朗普总统称,这是对美国的“极大侮辱”。

  随后8月10日,特朗普授权对土耳其征收的钢铝进口关税翻倍,铝关税调整为20%,钢铁关税调整为50%。受此影响,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一天内重挫16%,创自2001年该国银行业危机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目前里拉年内跌幅逾40%。

  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布伦森事件是本次里拉暴跌的直接原因。

  但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里拉的贬值并不是近期才出现的现象。2016年和2017年,土耳其里拉都曾是“全球最糟糕货币”的有力角逐者。2017年1月,土耳其里拉曾经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就暴跌了11%;2018年5月23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单日暴跌5.2%,创历史新低,并创下十年来单日最大跌幅,然而8月10日,这一记录已经被改写。

  由此可见,土耳其里拉贬值有着更深层次的内在原因。

  从外部看,全球景气回落和强势美元格局,导致新兴经济体资本大幅外流。

  美元贬值期间,大量资金受土耳汇率吸引而大量涌入,10年来流入土耳其的海外资金高达1030亿美元。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土耳其的经济发展,但是却吹起了更大的资产泡沫。

  土耳其GDP在10年来的平均增速为4.36%,与世界经济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家的平均值相当,但是土耳其的股市(ISENational 100 Index)却在10年来近乎翻了4倍。

  除了股市,资金也流入了房地产市场。土耳其房地产价格指数从2009年时的2000亿里拉,飙升至现在1.2万亿里拉,翻了6倍之多。

  如今,美联储进入加息进程,美元不断升值,全球资本持续流出新兴经济体,回流美国市场,造就了美元的强势,而且这种回流具备相互加强的态势,新兴经济资产越差资本外流越多,资本外流越多新兴经济的资产表现就越差。数据显示,仅2018年5月,新兴市场资金流出即超过123亿美元。

  从内部看,土耳其的内部经济基本面不断恶化,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汇率贬值、恶性通胀、巨额外债。

  2018年4月份以来,美元指数结束低位震荡开始上行,土耳其里拉贬值。

  货币供应方面,土耳其每年保持15%以上的M2增速,叠加国际油价趋势上行的影响,土耳其出现恶性通货膨胀问题,至7月CPI增速攀升至15.89%,是央行目标的三倍多。

  最危险的一点在于中国汽车市场,土耳其的扩张是由外债驱动的,与其他容易出现货币大幅波动的新兴市场国家一样,土耳其的外债负担十分沉重。

  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不断累积的外债对新兴经济体来说负担并不大;而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庞大的外债,尤其是短期外债,将导致新兴经济体偿债压力大幅抬升。若同时遭遇资本外流冲击,新兴经济体短期内很可能面临外汇资产缩水、无法偿还到期外债本息局面,即爆发外债危机。

  目前,外债总额已达土耳其GDP的55%,外债规模高达外汇储备规模4倍,短期外债超过外汇储备1.7倍,偿债压力巨大。

  除此以外,土耳其的失业率也很高,长期处于10%左右,这意味着十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失业;贸易方面,土耳其的贸易赤字也不断扩大,6月虽有小幅回调,但是市场的担忧并未缓解。

  那么,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危机究竟到了哪一步?

  未来几天里拉或将继续贬值

  摩根大通分析师警告称,对于土耳其政府来讲,选择余地比较小,单单靠提高利率阻止里拉贬值未来难以奏效。而且加息还会让整个银行系统承压。

  IMF 救助和资本管制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排上用场,但是现任土耳其总统Erdogan坚决反对资本管制,也拒绝向IMF求助。

  高盛报告曾表示,如果美元兑土耳其里拉达到7.1,土耳其银行资产将遭受极大的侵蚀。目前,土耳其兑美元达到6.4,离7.1的警戒线很近了……

  从土耳其中央银行公布的外国投资者投资明细看,土耳其2018年5月负债为1600亿美元。就外国直接投资而言,5月底外资直接在土耳其的投资额为1400亿美元。其中约75%是欧洲国家,荷兰占18%左右。其他对土耳其风险敞口比较大的是德国、法国、西班牙、瑞士和俄罗斯。

  摩根大通表示,这是令人不安的数据,因为海外投资占比较高,意味着资本外流很容易发生。换句话说,在未来几天或者数周,土耳其经济困境没有决定性的稳定因素,可能会受到资本回流的冲击,而这又会加速货币贬值。

  欧央行为什么最先不淡定了?

  通常情况下,一国货币大跌或者发生其他经济震荡时,与之经济往来最为密切的经济体会受到极大的冲击。投资者担心,欧洲银行会在土耳其危机首当其冲,因为这些欧洲大行为土耳其提供了大量贷款,对土耳其经济的风险敞口最大。

  欧央行从几个月前开始监测里拉贬值对欧元区银行业的冲击。

  根据BIS 数据统计,外资银行在土耳其2018年一季度拥有2200亿美元债务, 60%集中在非银行板块。土耳其银行负有外债500亿美元左右,土耳其政府负债约 380亿美元。债权人主要是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银行,其次是美国和英国银行。

  据外媒报道称,土耳其的外币债务占土耳其银行系统资产的40%。土耳其债务与GDP的比值高达70%。

  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的银行与土耳其银行约有1370亿欧元的业务往来。欧洲银行股处于危机的最前线。西班牙BBVA,意大利 UniCredit 和法国巴黎银行在土耳其都有大量业务。土耳其分别从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的银行借款833亿美元、384亿美元和170亿美元。

  上周五,欧洲央行警告称,土耳其借贷者无法对抗里拉贬值,大概率出现外币债务违约。

  分析称,即使出现大面积违约,从数据上来看,还不足以摧毁欧元区的信贷系统。但对于经历过希腊债务危机的欧元区来讲,如果土耳其发生严重债务危机,也是难以承受之重。

  土耳其危机“传染”新兴市场

  土耳其里拉周一亚盘持续大跌近10%,市场恐慌情绪继续扩散,美元指数则趁机刷新逾一年高位,亚太股市集体下挫,而新兴市场货币也遭到了严重拖累。其中,南非兰特和墨西哥比索早盘跌幅最大。

  南非兰特暴跌至近10年来的最低水平,亚市盘中跌幅一度达9%左右,墨西哥比索也出现暴跌,因土耳其的金融动荡削弱了市场对新兴市场资产的需求。

  此外,新兴亚洲外汇市场也受到了冲击,不过程度较轻。印度卢比汇率跌至历史新低,印尼盾下跌0.9%。

  土耳其里拉的大溃败为所有新兴国家敲响了警钟,那么此次危机对新兴市场又是否会形成冲击呢?

  业内普遍认为,土耳其货币崩盘并非个案,强美元周期下需要警惕新兴市场危机。

  社科院原学部委员余永定认为,里拉崩盘影响到欧元的稳定,因为欧洲有多个国家的银行借给了土耳其大规模的外债,欧洲银行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敞口;同时,金融市场容易产生“羊群效应”,使得跟土耳其情况类似的国家的货币也会因市场情绪的传染而发生波动,如俄罗斯。

  值得注意的是,余永定表示,尽管目前因里拉暴跌而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波动还未波及中国,但根据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一些国家尽管基本面不差,但由于羊群效应的存在也会被波及到,对这些国家造成沉重的打击,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土耳其危机对中国有何影响?

  土耳其5大进口国分别是中国、德国、俄罗斯、美国和意大利,占土耳其贸易进口总额的40%。这也意味着,这些国家在土耳其危机中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土耳其前五大逆差来源地依次是中国、俄罗斯、印度、韩国和德国;顺差主要来自伊拉克、以色列和荷兰。

  据土耳其统计局统计,2018年1-3月中土双边贸易额为67.5亿美元,增长14.3%。中国为土耳其第十五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矿产品一直是土耳其对中国出口的最主要产品,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化工产品和纺织品及原料。

  国君固收最新点评报告认为,周五受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影响,美元指数强势突破至96上方,未来一段时间美元或维持强势状态。而美国在强劲的经济和就业数据下,9月和12月加息已经是板上钉钉。当前人民币潜在的贬值压力尚未完全释放,不排除央行效仿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在9月份跟随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否则当前的中美短期利率几乎快要倒挂,也会冲淡“逆周期”调节的效果。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暂时还难以对里拉暴跌的影响做出结论性判断。货币危机具有传递作用,目前已经影响到了欧元。“但引起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还不是特别大,因为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发生需要跨过很多屏障和门槛。”

  根据摩根大通的测算,“即使土耳其危机发展到最糟的地步,即使对土耳其风险敞口的最大的欧洲银行,风险也是可控的,不会出现向新兴市场溢出的效应。”

  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土耳其货币危机对中国冲击有限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近日表示,土耳其货币危机已迅速传染全球金融市场,预计该国货币危机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在金融市场的非理性羊群行为下,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港股、乃至A股等都有可能受到几天传染冲击,但其真实冲击不会大,也不会持久。毕竟,土耳其对我们来说不算大国,与我们的贸易规模也不算很大,我们也中国汽车市场没有如同欧洲银行那样持有那样巨额的土耳其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