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实时播报网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总裁吉尔:CME无意影响白银原油价格+金农发债

外汇开户

  在参加日前于大连举办的“中国及全球衍生品市场发展论坛”间歇,记者对当今期货市场的“巨无霸”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集团)总裁Phupinder Gill(以下简称“吉尔”)进行了专访。在专访中,吉尔表示中国内地新上市的金融期货非常成功,中国四家期交所已达世界一流水平,中国期货业发展前景很积极。他同时表示,CME一度相继上调白银和原油保证金,是出于防范市场风险的需要,并非出于打压商品价格的需要。

  中国期指上市后非常成功

  作为当今影响力最大的期货交易所,中国股指期货的上市进程,也一直有CME的身影。CME集团终身荣誉主席、“金融期货之父”利奥·梅拉梅德就曾经长年为中国股指期货的上市而奔走。那么在现任总裁眼里,运行了一年多的股指期货效果如何呢?

  “全球最大的前三个交易所在近十年中,开发了1000个新产品。在这1000个产品中,每天交易量总共是70万手。”吉尔说,相比之下,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只有一个产品,但每天交易量都超过了20万手,“所以你们应该知道这算不算成功。”

  吉尔表示,中金所目前有三点工作很让他欣赏,一是抑制过度投机,二是严格进行风控,三是在目前基础上积极研究新产品。“这三项工作都很重要,并且做得很好,如今的中金所已经有了一流的人才和一流的技术”。

  “我们也曾经给予股指期货不少帮助,”吉尔说,在股指期货筹备过程中,CME在技术上和监控上都提供了不少咨询协助。“我们也很希望说,是梅拉梅德先生推动了中国股指期货上市,但其实不是这样。”吉尔说,中国股指期货漫长的筹备直到最后上市,反映了中国监管层的谨慎和智慧,最终监管层也作出了明智的选择。这期间梅拉梅德跟中国的监管层做了不少交流工作,“他的理念就是,推出股指期货是中国金融市场开发的重要一步。”

  吉尔回忆到,上世纪90年代他初次来到中国,发现当时中国交易所还没有风控的意识。而现在,中国每家交易所都有逐日盯市的意识,四家期货交易所都是世界一流的。

  “中国衍生品市场还面临三个重要步骤,”吉尔说,一是人民币国际化,二是中国机构走出去,三是国外机构走进来。在每一个方面,中国都是往积极的方向变化。“中国央行和证监会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我很期待中国期货市场走出去的一天。”

  CME无意影响白银原油

  今年5月,当国际白银和原油价格攀上反弹高峰的时候,CME对旗下的白银和原油期货相继提高了保证金,对于这些龙头品种的措施,引发了此后大宗商品市场的调整。由于能源、贵金属主要商品的定价权在CME,外界对这些举措也有了不少猜测:其背后是否有打压价格的政策考量?
  “可能你们理解是为了打压价格,稳定价格,但其实CME对影响价格没有任何兴趣,”吉尔说,CME市场没有负担稳定价格的功能。事实上,有时候保证金调低,价格也会下降,因此上调保证金不能跟打压价格联系起来。“我们的保证金调整标准,不是看价格高低,而是看价格波动,价格波动决定了风险的大小。”

  吉尔说,在过去的一年,CME金农发债进行了超过120多次保证金调整,“增加保证金不能说明有什么政策因素,我们几乎每天都会调整保证金。”例如近期 IEA释放原油储备,导致原油价格波动较大,CME集团每天都会跟踪市场波动,并有一套完整的风控体系,不是单单根据某个市场变化就会做动作。

  OTC市场还将存在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对肇事之源——场外交易(OTC)进行了严格限制,“场外交易场内化”成为一个趋势。吉尔表示,目前这方面的改革主要在集中清算这一块,一些OTC交易完成后,也会拿到CME来进行集中清算,但还是有很多OTC产品没有到场内市场来进行清算。

  “这跟投行的利益有关,”吉尔说,一些产品本身是客户个性化的,没有办法将之设计成大宗商品合约。另外,一些投行做OTC的方式也是约定俗成的,“他们不希望在场内让所有人都来做,因为一旦这样就会有价格发现功能,价格发现之后利润就下降了。”吉尔说,投行更多是直接打电话给客户报价,这样利润就会更高。

  吉尔介绍,CME未来将着重于跟全球各大交易所进行合作。“2008年"去杠杆化"之后,CME的交易量受到严重影响,但CME经过这次危机,没有需要政府出面挽救,没有给客户造成任何损失,运营很安全。我们要继续寻找成长机会。”吉尔说,CME会在全球寻找合作伙伴,在基于互利的基础下共同成长,但不一定会采用兼并的方式。

  摘自 《上海证券报》